<thead id="fh9f9"></thead>
<ins id="fh9f9"><del id="fh9f9"><ruby id="fh9f9"></ruby></del></ins>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var><thead id="fh9f9"><strike id="fh9f9"><address id="fh9f9"></address></strike></thead>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listing id="fh9f9"></listing></strike></var><var id="fh9f9"></var>
<cite id="fh9f9"></cite>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menuitem id="fh9f9"><ruby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ruby></menuitem><var id="fh9f9"><dl id="fh9f9"></dl></var>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strike></var>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listing id="fh9f9"></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h9f9"><dl id="fh9f9"></dl></menuitem><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var><menuitem id="fh9f9"><strike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strike></menuitem>
<ins id="fh9f9"><video id="fh9f9"></video></ins>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陳東

宋代詩人

陳東(1086~1127年),字少陽,北宋元祐元年(1086年)出生于一個“自五世以來,以儒嗣其業”的家庭。陳東很早就有聲名,灑脫不拘,不肯居于人下,不憂懼自己的貧寒低賤。蔡京、王黼當時用事專權,人們不敢指責,只有陳東無所隱諱忌諱。他參加宴會集會,在座的客人害怕連累自己,都避開他。后來以貢士進入太學。

陳東古籍名句
人物生平
[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cassatts.com]

除“六賊”

欽宗即位后,試圖中興宋朝,多有革新。陳東鑒于時事危機,為重振朝綱,于十二月二十七日聯合其他愛國太學生上書,論:“今日之事,蔡京壞亂于前,梁師成陰謀于后。李彥結怨于西北,朱勔結怨于東南,王黼、童貫又結怨于遼、金,創開邊隙。宜誅六賊,傳首四方,以謝天下?!保ā?a href='http://www.cassatts.com/guoxue/songshi/' target='_blank'>宋史·卷四百五十五·列傳第一百二十四·忠義十·陳東傳》)

童貫等“六賊”在徽宗時期為非作歹,引起朝野愛國人士的極大不滿,陳東等人的正義行動,很快就得到廣大愛國官員、將領的一致擁護,廣大百姓也衷心擁護,在朝野中形成了巨大的聲勢。宋欽宗為振興國勢,為了確立自己的威信,加強自己的統治,加上宋欽宗與王黼等人的一些個人恩怨,遂于靖康元年(1126年)正月初三(陳東上書后的第五天),欽宗下令將朱勔放歸田里;貶黜王黼為崇信軍節度使,永州安置,二十七日在前往永州去的途中在雍丘(今河南杞縣)被誅殺(開封府聶昌與王黼有宿怨,立即派武士追至雍丘縣南二十里輔固村,將他殺死,而托言為盜所殺);賜李彥死,籍沒其家資。

處置上述三人的同一天,金軍渡過黃河,宋徽宗急忙連夜逃跑,童貫、朱勔(雖被放歸田里,但還在宋徽宗的庇護之下)等護衛左右,“六賊”之首蔡京也“頃家南下”,蔡京等人的南逃,既是對金軍的恐懼,也是陳東上書后他們已經難以容于東京。陳東認為童貫等人罪大惡極,不應該縱容,另外他們挾持徽宗南下,是心存異志,想另立中央。于是陳東于正月六日又單獨上書請追回童貫等人,按典刑治罪,另外選忠信之人前往侍徽宗左右。不過這次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宋欽宗沒有聽取陳東的建議,縱容了童貫等人的逃跑行為。當時梁師成還留在朝廷里面(宋欽宗還是太子時梁師成有恩于宋欽宗),陳東懷疑是梁師成“陰賊于內” (《宋史·卷四百五十五·列傳第一百二十四·忠義十·陳東傳》)而使宋欽宗縱容童貫等人的逃跑行為,第三次上書論六賊之罪,其中特別指出梁師成罪大惡極,而今仍留在宮中,要求欽宗嚴加懲處,以明誅賞。布衣張炳亦上書論梁師成罪。在朝野一片強烈要求聲中,正月十二日欽宗以命梁師成與李梲等人將宣和殿的珠玉器玩送往金營為名,將梁師成騙出宮中,下詔公布其罪行,責授為彰化軍節度使,遣使押赴貶所。正月二十九日行至八角鎮(今河南開封西南),又將他縊死。

這樣,宋徽宗時期把持朝政的“六賊”三人被誅殺,一人放歸田里,另兩人也實際上成為了戴罪的逃犯,經過陳東等人的努力,“六賊”對朝政的影響已經完全肅清。

宋徽宗退位時,曾表示除了道教事情外,其他事一切不管。但是,當靖康元年正月中旬他逃到東南,在隨他一起南逃的蔡攸及陸續趕到的童貫、蔡京、朱勔等人的慫恿唆使下,以太上皇帝圣旨的名義先后把東南地區給中央的奏報、綱運物資及勤王援兵扣住不放,不準前往都城開封。童貫、蔡京死黨還直接把持東南的行政、經濟、軍事大權,并準備在鎮江把宋徽宗重新扶上臺,對欽宗的統治直接構成了威脅。

靖康元年二月十七日,宋欽宗得到報告,金兵已渡過黃河北歸。在亡國威脅暫時解除的情況下,宋欽宗得以有精力對付蔡京、童貫死黨。二月十八日,侍御史孫覿上奏論蔡京、蔡攸、童貫之罪,欽宗便將蔡京父子、童貫一并罷免。以后,大臣們又紛紛進言,要求加重對蔡京、童貫等人的處罰。陳東在太學生請愿運動得到妥善解決后也第四次上書論蔡京、童貫的陰謀,請誅殺蔡京等人。蔡京、童貫一黨一再被貶逐到嶺外州軍。這年七月,蔡京再被移儋州(今海南儋縣)安置,行至潭州(今湖南長沙)病死,子孫二十三人被分別驅逐至外地州軍,遇赦不能返回,而長子攸、次子絳后均被誅。童貫被移吉陽軍(今海南寧遠水下游)安置。幾天后,欽宗又命所至州軍將其斬首,函首送至開封。朱勔亦被賜死。

陳東上書請誅“六賊”,在各方面的努力之下,最終獲得了完全的成功,宋徽宗時期把持朝政的“六賊”全部被貶謫,在半年左右的時間里又相繼被賜死、病死或者仇殺。

靖康元年正月初三李彥貶謫、賜死

靖康元年正月二十七日王黼貶謫、仇殺

靖康元年正月二十九日梁師成貶謫、縊死

靖康元年七月蔡京貶謫、病死

靖康元年七月童貫貶謫、斬殺

靖康元年七月朱勔貶謫、斬殺

東京危機,上書請愿,請求起用李綱

處置“六賊“,對于澄清當時的政局是一件大事,但是緊接著又面臨了一件更大的大事—金軍的侵逼。

侵宋的金軍分兩路南下:西路由帖罕率領,從云中(今山西大同)出發;東路由斡離不率頓,由平州(今河北盧龍)取道燕京南下。西路在太原(今山西太原)城下遭受到軍民的堅強抵抗,長時期被阻滯在那里。東路軍在到達燕京后,由于宋駐守燕京的官吏和軍隊全都投降,遂得以長驅直入,渡過黃河。靖康元年正月初七,金軍包圍宋朝的京城——東京(今河南開封),并向北宋政府提出要求,主要的有:輸金五百萬兩,銀五千力兩,牛馬萬頭,絹帛一百萬匹;把燕云兩地之人一律遣返原籍;割太原、中山(今河北定縣)、河間(今河北河間)三鎮和這三鎮所轄全部州縣治與金人;宋欽宗尊稱金皇帝為伯父;還要派親王、宰相到金營作人質。宋欽宗在金軍緊逼東京時,本來也打算逃走,但在李綱等人的強烈要求下不得不留守東京,這個時候的宋欽宗缺乏抵抗的決心,便與李邦彥等投降派一道一心求和,準備全部接受。

兵部侍郎、尚書右丞李綱竭力反對賠款割地,聽說朝廷準備接受如此苛刻的條件后,

上書宋欽宗,主張跟金人拖延談判時間,只等四方援兵一到,就可以反攻。

當時幾位宰相的意見不一,宋欽宗不能裁決,便對李綱說:“卿第出治兵,此事當徐議之?!保ā端问贰贰ぞ砣傥迨恕ち袀饕话僖皇摺だ罹V上)

過了十天,各地救援東京的宋軍陸續到了城外,共有二十萬人。東京守軍士氣振奮。圍城的金兵只有六萬。宗望一看形勢不妙,趕快把人馬后撤,龜縮在堡壘里。

援軍大將種師道、姚平仲都支持李綱的抗戰主張。種師道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將,主張長期相持,等敵人糧草接濟不上被迫退兵的時候,再找機會反擊;但是姚平仲心急,主張派一支人馬乘黑夜偷襲金營,活捉宗望。但是這個偷襲計謀不小心被泄露了出去,金軍得到情報,事先作了準備。二月初一,姚平仲發動了偷襲,反而中了金軍伏擊,損失了一千多人馬。姚平仲不敢擔當罪名,逃走了。

這一來,一批投降派大臣就幸災樂禍,大肆造謠,說援軍已經全軍覆沒,還攻擊李綱闖了大禍。宋欽宗聽信投降派的話,驚慌失措,一面派使者到金營賠禮,一面把李綱、種師道撤職。

陳東和李綱素不相識,但是李綱的堅決抗戰的行動使他十分欽佩。

聽說朝廷要解除李綱的職務,并妥協投降,陳東非常憤怒,趕快于二月初五那天帶領了幾百名太學生,擁到皇宮的宣德門外,上書請愿,要求朝廷恢復李綱、種師道的原職,懲辦李邦彥、白時中等奸賊。

“在廷之臣,奮勇不顧、以身任天下之重者,李綱是也,所謂社稷之臣也。其庸繆不才、忌疾賢能、動為身謀、不恤國計者,李邦彥、白時中、張邦昌、趙野、王孝迪、蔡懋、李棁之徒是也,所謂社稷之賊也。

“陛下拔綱列卿之中,不一二日為執政,中外相慶,知陛下之能任賢矣。斥時中而不用,知陛下之能去邪矣。然綱任而未專,時中斥而未去,復相邦彥,又相邦昌,自余又皆擢用,何陛下任賢猶未能勿貳,去邪猶未能勿疑乎?今又聞罷綱職事,臣等驚疑,莫知所以。

“綱起自庶官,獨任大事。邦彥等疾如仇讎,恐其成功,因用兵小不利,遂得乘閑投隙,歸罪于綱。夫一勝一負,兵家常勢,豈可遽以此傾動任事之臣。竊聞邦彥、時中等盡勸陛下他幸,京城騷動,若非綱為陛下建言,則乘輿播遷,宗廟社稷已為丘墟,生靈已遭魚肉。賴聰明不惑,特從其請,宜邦彥等讒嫉無所不至。陛下若聽其言,斥綱不用,宗社存亡,未可知也。邦彥等執議割地,蓋河北實朝廷根本,無三關四鎮,是棄河北,朝廷能復都大梁乎?則不知割太原、中山、河間以北之后,邦彥等能使金人不復敗盟乎?

“一進一退,在綱為甚輕,朝廷為甚重。幸陛下即反前命,復綱舊職,以安中外之心,付種師道以閫外之事。陛下不信臣言,請遍問諸國人,必皆曰綱可用,邦彥等可斥也。用舍之際,可不審諸!”(《宋史·卷四百五十五·列傳第一百二十四·忠義十·陳東傳》)

東京城的軍民聽說太學生請愿,不約而同地來到宣德門前,一下子就聚集了幾萬人。這時候,李邦彥正好從宮里退朝出來,群眾一見到這樣的奸賊,一下子眼都紅了,紛紛指著李邦彥的鼻子痛罵,有的還從地上撿起瓦片、石頭,向李邦彥劈頭蓋腦地扔去,嚇得李邦彥抱頭鼠竄,趕快逃進宮去。

宋欽宗在宮里聽見群眾鬧了起來,害怕不以,連忙派個官員傳旨,說:“李綱用兵失利,不得已罷之,俟金人稍退,令復職?!?/p>

這樣的答復,群眾哪里肯答應,很多人憤怒地沖進朝堂,拼命敲打那里的“登聞鼓”(有急事上奏時候敲的鼓),把鼓面也打破了??棺h的呼聲震天撼地。

開封府知府趕來,威脅太學生說:“脅天子可乎?胡不退?”

太學生高聲回答說:“以忠義脅天子,不愈于以奸佞脅之乎?”一面說,一面又要把那知府揪住,嚇得那知府灰溜溜地逃走。

禁衛軍將領王宗濋一看事情鬧大了沒法收拾,進宮勸宋欽宗答應大家的要求。宋欽宗沒法,只好派人召李綱進宮,并且派耿南仲當眾宣布:“已得旨宣綱矣?!眱仁讨旃爸罹V沒有按時到達,“眾臠而磔之”,并殺內侍數十人。

朝廷見事態嚴重,于是趕快恢復李綱、種師道的職務。群眾還不放心,這時候,種師道正乘車趕了來。大家掀開車簾,一看果然是種老將軍,爆發出一陣雷鳴般的歡呼聲,才陸續散去。(《續資治通鑒長編》卷第九十六)

李綱復出后,出東華門至右掖門安撫軍民,運動終于平息下來了。

請愿過程中的“暴力“行為給太學生的請愿行為帶來了不和諧的音符,同時 “京師浮浪不逞之徒,乘民殺傷內侍攘中,劫掠內侍十余家,取其金帛”。(《靖康傳信錄》卷二,轉載自程兆奇,《陳東與靖康學潮》)陳東及太學生們是反對使用暴力的,事態的發展,出乎陳東等人的預料,也將陳東等人推到了一個極為尷尬的位置—太學生的和平請愿卻釀成了“以忠義脅天子”且殺死內侍數十人的“暴亂”,事后陳東等人難免會受到嚴厲的處罰。當時有人對陳東說:“事勢如此,奈何?蓋且逃死乎?”陳東笑曰:“均何言之謬邪,吾去,則君等戮矣,顧君等何罪?吾今至是頭已在地矣?!保ā缎袪睢?轉載自程兆奇,《陳東與靖康學潮》)陳東這樣不惜自身性命,勇于上書言事,并且敢于承擔責任的崇高精神,不得不令人感動!

不過這樣的“暴力”也是請愿活動得到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

太學生的請愿終于得到勝利。李綱復職后,重新整頓隊伍,下令凡是能夠英勇殺敵的一律受重賞。宋軍陣容整齊,士氣高漲。但是宋欽宗不敢堅決抵抗,仍然派人與金人談判,妥協退讓。宗望看到李綱復職,宋軍大振,也有點害怕,遂不堅持輸金的數額,其它各項依前約。有宋欽宗下詔割讓三鎮,另以樞王代替康王為質,并搜刮東京城中的金銀共得金二十萬兩,銀四百萬兩。

金軍在宋朝軍民打擊下,不等湊足所索要的金幣數量,便退師北去。

事后宋廷對太學生請愿活動及陳東的處置

金人解圍退去,朝廷也開始追究“暴亂”的責任(在宋欽宗詔復李綱、種師道時,就令他倆對“乘時恃眾,亂行毆打”者“以軍法從事”,(《三朝北盟會編》卷三十四,轉載自程兆奇,《陳東與靖康學潮》)李綱在二月二十四日和以后的上書中也不回避,說:“取其最不逞者,斬數十人,梟首通衢,以靖群眾?!保ā毒缚狄洝肪矶?,轉載自程兆奇,《陳東與靖康學潮》)不過當時被殺的還沒有學生)“詔誅士民殺內侍為首者,禁伏闕上書”(《宋史》·卷二十三·本紀第二十三·欽宗)。宋欽宗在下達的詔書中雖然充分肯定了太學生請愿“本出忠義”(《靖康要錄》卷二,轉載自程兆奇,《陳東與靖康學潮》),但又嚴斥到“自今更敢有招搖倡率不從令著,并斬迄聞奏”(《三朝北盟會編》卷三十六,轉載自程兆奇,《陳東與靖康學潮》)。

太學府的官員看風頭伺機行動,主和的幾個權臣(也就是陳東上書要求罷斥的那些人)議論要除掉伏闕上書請愿的人,首先從陳東開始。京兆尹王時雍想把參與請愿的太學生全部下獄,一時人人恐懼。好在不久朝廷任用楊時為祭酒,楊時體恤太學生的愛國行為,恢復了陳東的職位,并派聶山到太學安撫示諭,事情逐漸安定下來了。

宋欽宗本人對于太學生的請愿運動及陳東的處置是極為矛盾的。前述詔書已經充分的表明了宋欽宗的矛盾態度。靖康元年三月初二,“詔德安府進士張柄、太學生雷觀上書論事可喜,并與同進士出身,補迪功郎,除秘書正字?!保ā度泵藭帯肪硭氖?,轉載自程兆奇,《陳東與靖康學潮》)當時的時論看得很清除:“試觀二子之書,論事各得陳東十一而已,東以免死為幸,而二子榮遇如此?!保ā度泵藭帯肪硭氖?,轉載自程兆奇,《陳東與靖康學潮》)通過褒獎張、雷二人表明陳東伏闕上書不可取。同時,三月初三,構陷學生的干將尚書右丞李棁被罷職;初四,御史孫覿因論“太學生陳東誘眾伏闕為亂”(《要錄》卷三,轉載自程兆奇,《陳東與靖康學潮》)而遭貶斥。后來,其他幾個反對太學生最力的蔡懋、李邦彥、王孝迪等人也相繼被罷官。

朝中的百官除激勵反對的宰執層李邦彥、白時中、張邦昌、趙野、王孝迪、蔡懋、李棁等人之外,絕大多數臣僚對于太學生的行為是理解、同情的。楊時在入住太學前有人就對楊時說:“諸生伏闕紛紛,忠于朝廷,非有它意?!保ā端问贰肪硭亩恕ち袀鞯谝话侔耸摺さ缹W二·楊時傳)聶山在二月十八日上書中說:“士庶以積年不舒之怨憤,乘隙相聚,指罵奸黨,蓋持陛下仁圣,必能與百姓雪去怨氣”,“其言皆平昔公議,乃陛下所欲聞,而奸人所甚惡也?!保ā度泵藭帯肪硭氖?,轉載自程兆奇,《陳東與靖康學潮》)這已經從肯定太學生伏闕,擴大而到肯定“暴徒”的“暴行”了。三月二十日,“臣僚上言”說得更徹底:“前日京城圍閉,疑有為之內應者,伏闕上書十數萬,不期而取其所惡,食其肉,碎其骨,膾其肝而后已。此豈行其私忿也哉,皆為陛下社稷計也!”(《要錄》卷二,轉載自程兆奇,《陳東與靖康學潮》)

當時的輿論除了為太學生以至軍民平反的呼聲很高之外,為運動的領袖陳東平反的要求也很高。如二月二十二日,沈長卿就上書對宋欽宗下詔對太學生的嚴厲駁斥不滿,極力論述陳東的“忠義”,不可懲處。三月二十八日,吳敏為平息誹謗,建議奏補陳東官職,賜給住宅。宋欽宗便于四月初九下旨,補陳東迪功郎、賜同進士出身、補太學錄。這樣,為太學生運動及陳東的平反總算得到了一個令人欣慰的結果。

陳東平反后,又奏請誅殺蔡京,而且極力辭官以回家,前后五次上奏疏。不久得以批準回去,又積極參與鄉薦。

靖康學生運動不僅直接達到了所要求的結果,后來也得到了宋廷的肯定并得到正名,可以說靖康學生運動得到了完全的成功。

“靖康之恥”與陳東之死

宋欽宗昏庸無能,看到金兵退去,各路援軍又陸續到來,北方原本反抗宋朝統治的很多起義軍也把斗爭鋒芒轉向金軍,便以為可以無憂了,又進李綱知樞密院,掌管軍事。不久宋軍在北方戰場上取得勝利,宋欽宗以為形勢大好,將宋徽宗接回了東京,以為可以安享太平了。李綱建議應該積極準備,但是宋欽宗不以為然。投降派大臣正嫌李綱留在京城礙事,就攛掇宋欽宗把李綱派到河北去指揮戰爭。不久又找茬將李綱撤了職,貶謫到南方去了。

金人聽說李綱被排斥,便又發動了大規模的進攻,宋欽宗原先一味求和,沒有認真準備,金軍很快就兵臨東京城下。這個時候宋欽宗想起了李綱,急忙讓李綱回去勤王。當時李綱在前往寧江(今在何地不詳)的途中停駐在長沙(今湖南長沙),接到命令后便立即率領湖南的勤王軍隊回東京救援,可惜還沒有到達,東京就淪陷了!

靖康元年(1126年)閏十一月二十五,金軍攻陷東京,宋欽宗投降。

金軍在東京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昔日繁華無比的東京城幾乎變成了一片廢墟?。ㄎ髟皇兰o的東京是整個世界上人口最多、面積最大、經濟最繁榮的城市。同時,還是最具現代意義的城市。宋朝之前,王朝的京城皆是坊市分離,即居住區和交易區清楚劃界,功能涇渭分明。北宋的東京,基本同當代的城市一樣,住宅和商店錯落交來,臨街店面生意興隆,人來人往,商業氣氛十分濃厚。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北宋后期,東京汴梁的城市人口已經有一百五十萬到二百五十萬人口之巨。西亞的巴格達是一處大貿易轉運中心,不過三十萬人,歐洲當時根本沒有超過十萬人的城市)

靖康二年(1127年)四月初一日,金軍挾持宋徽宗、宋欽宗和皇室、宗戚男女,部分文武官僚,共三千余人北去。北宋王朝所用禮器、法物,教坊樂器和八寶、九鼎,以及渾天儀、銅人、刻漏、天下府州縣圖,皇宮侍女、戲曲演員、技藝工匠、娼妓等等,加上從東京搶掠而來的大量金銀財寶,全部攜載而去。臨行之前,金軍二帥冊立了宋朝前宰相張邦昌作“大楚皇帝”,令其統治黃河以南的地區。河北、河東之地則由女真貴族們據為已有。這就是“靖康之恥”!

金軍俘掠宋徽宗、欽宗北去后,趙構(宋徽宗第九子,東京危機時宋欽宗任命趙構為兵馬大元帥,負責組織援軍救援東京)于五月初一在應天府(今河南商丘附近)即位登基,即宋高宗。為了能夠坐穩皇帝,在即位第五天便起用李綱為宰相,負責抗擊金軍的入侵。過了五天(五月初十),又召陳東到朝廷。

但是宋高宗不敢堅決抗金,對李綱的恢復中原,直搗黃龍,迎回二帝的主張不積極予以支持,暗地里和黃潛善、汪伯顏等小人謀劃逃亡東南,不久(八月十八日)便罷免了才擔任宰相僅七十七天李綱。

陳東見宋高宗罷免李綱,就上書請求留下李綱,罷免黃潛善、汪伯彥等,宋高宗沒有答復。陳東又請求宋高宗親征,以迎回二帝;對不圖進取的將領予以治罪,來振作士氣;宋高宗車駕應該回到東京,不應該到金陵去,也沒有得到宋高宗的答復。黃潛善等人極力慫恿宋高宗去金陵(今江蘇南京),陳東又上述請求罷免黃潛善等人。

這時適逢平民歐陽澈上書建議改革政治,抵抗金人,斥責黃潛善等人。黃潛善就用話來激怒高宗皇帝,說如果不趕快殺掉陳東等人,又會有鼓動眾人伏闕上書的事發生。宋高宗為一己之私利,決定殺掉陳東等人,就和黃潛善密謀,以除掉陳東等人。建炎元年(一一二七年)八月二十五日,陳東與歐陽澈一起被殺于集市上。一代學生運動的杰出領袖,偉大的愛國者、民族英雄——陳東,就這樣魂歸天國!

紹興四年(1134年),高宗追贈陳東為朝奉郎、秘閣修撰,賜錢五百緡、祭墓田四十頃。著有《少陽集》、《建炎兩朝見聞錄》傳世。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國學經典推薦

陳東簡介-陳東的詩詞名句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周易起名關于本站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6-2023 www.cassat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欧美日韩中文字幕_日韩欧美一区二区三区_久久国产欧美日韩精品,国产在线欧美日韩精品,国产精品一区中文字幕,盗墓笔记,盗墓笔记有声小说,手机推荐排行榜 欧美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 亚洲国产精品嫩草影院动漫 久久久亚洲国产精品成人无码av 欧美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免费麻辣99久久 欧美精品视频在线看免费观看 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
<thead id="fh9f9"></thead>
<ins id="fh9f9"><del id="fh9f9"><ruby id="fh9f9"></ruby></del></ins>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var><thead id="fh9f9"><strike id="fh9f9"><address id="fh9f9"></address></strike></thead>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listing id="fh9f9"></listing></strike></var><var id="fh9f9"></var>
<cite id="fh9f9"></cite>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menuitem id="fh9f9"><ruby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ruby></menuitem><var id="fh9f9"><dl id="fh9f9"></dl></var>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strike></var>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listing id="fh9f9"></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h9f9"><dl id="fh9f9"></dl></menuitem><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var><menuitem id="fh9f9"><strike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strike></menuitem>
<ins id="fh9f9"><video id="fh9f9"></vide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