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fh9f9"></thead>
<ins id="fh9f9"><del id="fh9f9"><ruby id="fh9f9"></ruby></del></ins>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var><thead id="fh9f9"><strike id="fh9f9"><address id="fh9f9"></address></strike></thead>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listing id="fh9f9"></listing></strike></var><var id="fh9f9"></var>
<cite id="fh9f9"></cite>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menuitem id="fh9f9"><ruby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ruby></menuitem><var id="fh9f9"><dl id="fh9f9"></dl></var>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strike></var>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listing id="fh9f9"></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h9f9"><dl id="fh9f9"></dl></menuitem><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var><menuitem id="fh9f9"><strike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strike></menuitem>
<ins id="fh9f9"><video id="fh9f9"></video></ins>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戴鈞衡《南山集》目錄序 閱讀答案及翻譯

作者:佚名 古詩詞考題 來源:網絡

《南山集》目錄序

(清)戴鈞衡

嗚呼!文章之事,豈不難哉!司馬子長生漢武之朝,以天授之才,承累世之學,通古今書史之秘,窮天下山水之奇跡,其所遭,極人世萬不可堪之境,侘傺抑郁,感憤悲傷,以其所畜,發為文章,遂以雄于天下,傳于后世。自后世言文章稱大家者,所造雖各有不同,要莫不深得乎子長之義旨。

唉!寫文章的事,難道不難嗎?司馬遷出生在漢武帝的時代,憑借上天賜給他的才學,繼承幾代人的學問,通曉古今史書的奧秘,窮盡天下山水的奇跡。他(戴名世)的遭遇,極盡人世間不可忍受的境地,(他)失意抑郁,感到的憤慨悲傷,憑借他的(這些)積蓄,噴發出來成為文章,于是以此稱雄于天下,流傳于后世。從后世憑文章稱為大家的人來看,他們的造就雖然各有不同,但精要之處沒有誰不是深得司馬遷文章的大義和要旨的。

國朝作者間出,海內翕然推為正宗,莫如吾鄉望溪方氏。而方氏生平極所嘆服者,則惟先生。先生與望溪生為同里,又自少志意相得,迨老不衰。其學之淺深,文章之得失,知之深而信之篤者,莫如望溪。顧望溪生為顯官,身后著作在天下,而先生摧折困抑,垂老構禍以死,著作脫軼,莫為之收,而一二藏書家有其稿者,又秘弗敢出。四方學者,徒耳先生之名,求讀其書不可得。文章之遭際,幸不幸固如是耶!

本朝寫文章的著名的人間或有,天下共同推崇為正宗,沒有誰像我的同鄉方望溪(方苞)了。方先生一生所嘆服的人,只有(戴名世)先生了。先生與方望溪是同鄉,又從少年時代志趣意氣相投,一直到老也不衰減。先生學問的深淺,文章的得失,了解得深刻且相信得忠實的人,沒有誰比得上方望溪。方望溪推崇他,求學的人又有什么可說的呢?只是方望溪一生為官顯要,一生的著述遍布天下,而(戴名世)先生挫折困頓壓抑接近老年遭受橫禍而死,著作散失,沒有誰為他收集,而少數藏書人當中有他的書稿的人,又秘而不宣不敢拿出來。(如此),四面八方求學的人,只是耳聞先生的名聲,求他的書卻不能得到。文章的遭遇,幸運與不幸運本來像這樣??!

余讀先生之文,見其境象如太空之浮云,變化無跡;又如飛仙御風,莫窺行止。私嘗擬之古人,以為莊周之文,李白之詩,庶幾相似。而其氣之逸韻之遠,則直入司馬子長之室而得其神。云鶚氏嘗謂子長文章之逸氣,歐陽永叔后,惟先生得之,非虛語也。余又觀先生文中自敘,及望溪先生所作序文,知先生生平每以子長自命,其胸中藏有數百卷書,滔滔欲出。向令克成,必有不同于班固、范蔚宗、陳壽諸人者,豈僅區區文字足見其得子長之神哉?惜乎有子長之才,不能有子長之志,僅此區區,而猶厄抑使不得彰行于世,良可悲也。

我讀(戴名世)先生的文章,看到它的意境像太空的浮云,變化無痕;又像飄飛的仙人,沒有誰可以窺視它的行蹤。我私下里把他比作古人,認為莊周的文章,李白的詩歌和他的文章差不多相似。但他文章氣勢逸致神韻的高遠,就一直進入司馬遷的境界而得到他的神韻了。我的學生尤云鶚曾經說司馬遷文章的飄逸之氣,歐陽修在其后,只有(戴名世)先生得到了,這并非虛妄之言??!我又看先生文中的自敘,以及方苞先生所寫的序,知道先生歷來常常以司馬遷自比,他的心中藏有百卷詩書,像江水一樣滔滔欲出。先前讓他寫出(那些文章),一定有不同于班固、范蔚宗、陳壽這些人的地方。難道僅這一點點文字就足以看到司馬遷文章的神韻嗎?可惜啊,先生有司馬遷的才能,卻沒能夠有司馬遷的大志,僅這一點點,而還受到困厄壓抑讓他不能夠彰顯于世,確實可悲??!

先生文集名不一,少時著有《困學集》、《蘆中集》、《問天集》、《巖居川觀集》,皆不可復見。今世所僅存者,惟門人尤云鶚刊本,所謂《南山集》是也。里中吳氏藏有寫本,較尤本文多且半,余假而抄之。復于許君處見先生手稿十數首。又尤本、吳本未加編次,亦無意例,余乃共取編之。嗚呼!以余所見三本,同異如此,此外不可見者,其零散知幾何也?

道光辛丑十二月,宗后學鈞衡謹識。

(戴名世)先生文集的名稱不一,年青時著有《困學集》、《蘆中集》、《問天集》、《巖居川觀集》,都不能再次見到,現在所僅存的,只有我的學生尤云鶚刻印的版本,叫做《南山集》的就是。同鄉人吳姓藏有手寫的本子,比尤云鶚刻印的本子文字多了將近一半,我借過來抄下它們。又在許君處看到(戴名世)先生的手稿十來首。又因為尤云鶚、吳姓鄉人的本子沒有按一定的次序編排組織,也沒有說明編書的原則的例言,我就一起拿過來編寫。憑我所看到的這三本,差異就有這樣大,這以外那些沒有能看到的,那些零散的又知道有多少呢?

道光辛丑年十二月,同族后學戴鈞衡謹記。

【注】①《南山集》:戴名世文集名。戴名世,號南山,清代“桐城派”奠基人、文學家,因“文字獄”被殺。②司馬子長:司馬遷,字子長。③望溪:清文學家方苞,晚號望溪。

6.對下列句子中加點詞的解釋不正確的一項是(3分)

A.以其所畜,發為文章 畜:積聚

B.知之深篤信之者 篤:厚道

C.余假而抄之 假:借

D.宗點學鈞衡謹識 識:記

6.(3分)B(篤:堅定)

7.下列句子中加點文言虛詞,意義和用法相同的一組是(3分)

A.窮天下山水之奇跡 余乃共取編之

B.平方氏生平所嘆服者 而一二藏書家有其稿者

C.以雄于天下 復于許君處見先生手稿十數首

D.知先生峑生平每以子長自命 以余所見三本,同異如此

7.(3分)C(都是介詞,在。A項,助詞,的/代詞,它;B項,表轉折/表遞進;D項,用/憑。)

8.把文中線的句子翻譯成現代漢語。(10分)

⑴.四方學者,徒耳先生之名,求讀其書不可得。(3分)

譯文:各地求學的人,只聽說先生的名聲,想讀他的書卻不能得到。

評分建議:“學者”、“耳”、語句通順各1分。

⑵.私嘗擬之古人,以為莊周之文、李白之詩,庶幾相似。(3分)

譯文:我私下里曾經將他的文章與古人的詩文相比,認為它與莊周的文、李白的詩差不多相類似。

評分建議:“擬”、“庶幾”、語句通順各1分。

⑶.僅此區區,而猶厄抑使不得彰行于世,良可悲也。(4分)

譯文:僅這些(殘存的)很少的文章,卻還遭受壓制使它不能在世間公開流傳,確實可悲啊。

評分建議:“區區”、“厄抑”、“良”、語句通順各1分。

9.作者認為戴名世的文章有哪些特點,請結合文意作簡要概括。(3分)

①境象變化自然;②氣韻超逸深遠;③行文縱橫奔放。

評分建議:一點1分,意思對即可;如只抄原文,得1分。

關鍵詞:南山集

相關閱讀
你可能喜歡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國學經典推薦

戴鈞衡《南山集》目錄序 閱讀答案及翻譯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周易起名關于本站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6-2023 www.cassat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桂ICP備2021001830號

欧美日韩中文字幕_日韩欧美一区二区三区_久久国产欧美日韩精品,国产在线欧美日韩精品,国产精品一区中文字幕,盗墓笔记,盗墓笔记有声小说,手机推荐排行榜 欧美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 亚洲国产精品嫩草影院动漫 久久久亚洲国产精品成人无码av 欧美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免费麻辣99久久 欧美精品视频在线看免费观看 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
<thead id="fh9f9"></thead>
<ins id="fh9f9"><del id="fh9f9"><ruby id="fh9f9"></ruby></del></ins>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var><thead id="fh9f9"><strike id="fh9f9"><address id="fh9f9"></address></strike></thead>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listing id="fh9f9"></listing></strike></var><var id="fh9f9"></var>
<cite id="fh9f9"></cite>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menuitem id="fh9f9"><ruby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ruby></menuitem><var id="fh9f9"><dl id="fh9f9"></dl></var>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strike></var>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listing id="fh9f9"></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h9f9"><dl id="fh9f9"></dl></menuitem><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var><menuitem id="fh9f9"><strike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strike></menuitem>
<ins id="fh9f9"><video id="fh9f9"></vide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