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fh9f9"></thead>
<ins id="fh9f9"><del id="fh9f9"><ruby id="fh9f9"></ruby></del></ins>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var><thead id="fh9f9"><strike id="fh9f9"><address id="fh9f9"></address></strike></thead>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listing id="fh9f9"></listing></strike></var><var id="fh9f9"></var>
<cite id="fh9f9"></cite>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menuitem id="fh9f9"><ruby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ruby></menuitem><var id="fh9f9"><dl id="fh9f9"></dl></var>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strike></var>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listing id="fh9f9"></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h9f9"><dl id="fh9f9"></dl></menuitem><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var><menuitem id="fh9f9"><strike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strike></menuitem>
<ins id="fh9f9"><video id="fh9f9"></video></ins>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卷四百七十一·水族八

作者:李昉、扈蒙、徐鉉 全集:太平廣記 來源:網絡 [挑錯/完善]

  ?。ㄋ鍨槿耍?/p>

  鄧元佐 姚氏 宋氏 史氏女 漁人

  人化水族

  黃氏母 宋士宗母 宣騫母 江州人 獨角 薛偉

  水族為人

  鄧元佐  

  鄧元佐者,潁川人也,游學于吳。好尋山水,凡有勝境,無不歷覽。因謁長(“長”下原有“者”字,據明抄本刪。)城宰,延挹托舊,暢飲而別。將抵姑蘇,誤入一徑,其險阻紆曲,凡十數里,莫逢人舍,但見蓬蒿而已。時日色已暝,元佐引領前望,忽見燈火,意有人家,乃尋而投之。既至,見一蝸舍,惟一女子,可年二十許。元佐乃投之曰:“余今晚至長城訪別,乘醉而歸,誤入此道,今已侵夜,更向前道,慮為惡獸所損,幸娘子見容一宵,豈敢忘德?”女曰:“大人不在,當奈何?況又家貧,無好茵席祗侍,君子不棄,即聞命矣?!痹麴H,因舍焉。女乃嚴一土塌,上布軟草,坐定,女子設食。元佐餒而食之,極美。女子乃就元佐而寢。元佐至明,忽覺其身臥在田中,傍有一螺,大如升子。元佐思夜來所餐之物,意甚不安,乃嘔吐,視之,盡青泥也。元佐嘆咤良久,不損其螺。元佐自此棲心于道門,永絕游歷耳。(出《集異記》)

  姚氏  

  東州靜海軍姚氏率其徒捕海魚,以充歲貢。時已將晚,而得魚殊少,方憂之,忽網中獲一人,黑色,舉身長毛,拱手而立。問之不應,海師曰:“此所謂海人,見必有災,請殺之,以塞其咎?!币υ唬骸按松裎镆?,殺之不祥?!蹦酸尪V唬骸盃柲転槲抑氯呼~,以免闕職之罪,信為神矣?!泵藚s行水上,數十步而沒。明日,魚乃大獲。倍于常歲矣。(出《稽神錄》)

  宋氏  

  江西軍吏宋氏嘗市木至星子,見水濱人物喧集,乃漁人得一大黿。黿見宋屢顧,宋即以錢一千贖之,放于江中。后數年,泊船龍沙,忽有一仆夫至,云元長史奉召。宋恍然?!薄安恢伍L史也。既往,欻至一府,官出迎。與坐曰:“君尚相識耶!”宋思之,實未嘗識。又曰:“君亦記星子江中放黿耶?”曰:“然,身即黿也。頃嘗有罪,帝命謫為水族,見囚于漁人,微君之惠,已骨朽矣。今已得為九江長,相召者,有以奉報。君兒某者命當溺死,名籍在是。后數日,鳴山神將朝廬山使者,行必以疾風雨,君兒當以此時死。今有一人名姓正同,亦當溺死,但先期歲月間耳。吾取以代之,君兒宜速登岸避匿,不然不免?!彼侮愔x而出,不覺已在舟次矣。數日,果有風濤之害,死甚眾,宋氏之子竟免。(出《稽神錄》)

  史氏女  

  溧水五壇村人史氏女,因蒔田倦,偃息樹下。見一物,鱗角爪距可畏,來據其上。已而有娠,生一鯉魚,養于盆中,數日益長,乃置投金瀨中。頃之,村人刈草,誤斷其尾,魚即奮躍而去,風雨隨之,入太湖而止。家亦漸富,其后女卒,每寒食,其魚輒從群魚一至墓前。至今,每閏年一至爾。又漁人李黑獺恒張網于江,忽獲一嬰兒,可長三尺,網為亂涎所縈,浹旬不解。有道士見之曰:“可取鐵汁灌之?!比缙溲?,遂解。視嬰兒,口鼻眉發如,而無目,口猶有酒氣,眾懼,復投于江。(出《稽神錄》)

  漁人  

  近有漁人泊舟馬當山下,月明風恬,見一大黿出水,直上山頂,引首四望。頃之,江水中涌出一彩舟,有十余人會飲酒,妓樂陳設甚盛。獻酬久之,上流有巨艦來下,櫓聲振于坐中,彩舟乃沒。前之黿亦下,未及水,忽死于岸側。意者水神使此黿為候望,而不知巨艦之來,故殛之。(出《稽神錄》)

  人化水族

  黃氏母  

  后漢靈帝時,江夏黃氏之母浴而化為黿,入于深淵,其后時時出見。初浴簪一銀釵,及見,猶在其首。(出《神鬼傳》)

  宋士宗母  

  魏清河宋士宗母,以黃初中,夏天于浴室里浴,遣家中子女闔戶。家人于壁穿中,窺見沐盆水中有一大黿。遂開戶,大小悉入,了不與人相承。嘗先著銀釵,猶在頭上。相與守之啼泣,無可奈何。出外,去甚駛,逐之不可及,便入水。后數日忽還,巡行舍宅如平生,了無所言而去。時人謂士宗應行喪,士宗以母形雖變,而生理尚存,竟不治喪。與江夏黃母相似。(出《續搜神記》)

  宣騫母  

  吳孫皓寶鼎元年,丹陽宣騫之母,年八十,因浴化為黿。騫兄弟閉戶衛之,掘堂內作大坎,實水,其黿即入坎游戲。經累日,忽延頸外望,伺戶小開,便輒自躍,赴于遠潭,遂不復見。(出《廣古今五行記》)

  江州人  

  晉末,江州人年百余歲,頂上生角,后因入舍前江中,變為鯉魚,角尚存首。自后時時暫還,容狀如平生,與子孫飲,數日輒去。晉末以來,絕不復見。(出《廣古今五行記》)

  獨角  

  獨角者,巴郡人也,年可數百歲,俗失其名,頂上生一角,故謂之獨角?;蚝鋈シe載,或累旬不語,及有所說,則旨趣精微,咸莫能測焉。所居獨以德化,亦頗有訓導。一旦與家辭,因入舍前江中,變為鯉魚,角尚在首。后時時暫還,容狀如平生,與子孫飲宴。數日輒去。(出《述異記》)

  薛偉  

  薛偉者,唐乾元元年,任蜀州青城縣主簿,與丞鄒滂、尉雷濟、裴寮同時。其秋,偉病七日,忽奄然若往者,連呼不應,而心頭微暖。家人不忍即斂,環而伺之。經二十日,忽長吁起坐,謂家(“家”原作“其”,據明抄本改。)人曰:“吾不知人間幾日矣!”曰:“二十日矣?!痹唬骸凹矗ㄔ患炊衷?。據明抄本補)與我覷群官,方食膾否。言吾已蘇矣,甚有奇事,請諸公罷箸來聽也?!逼腿俗咭暼汗?,實欲食膾,遂以告,皆停餐而來。偉曰:“諸公敕司戶仆張弼求魚乎?”曰:“然?!庇謫栧鲈唬骸棒~人趙干藏巨鯉,以小者應命,汝于葦間得藏者,攜之而來。方入縣也,司戶吏坐門東,糾曹吏坐門西,方弈棋。入(“入”原作“人”,據陳校本改。)及階,鄒雷方博,裴啕挑實。弼言干之藏巨魚也,裴五令鞭之。既付食工王士良者,喜而殺乎?”遞相問,誠然。眾曰:“子何以知之?”曰:“向殺之鯉,我也?!北婑斣唬骸霸嘎勂湔f?!痹唬骸拔岢跫怖?,為熱所逼,殆不可堪。忽悶忘其疾,惡熱求涼,策杖而去,不知其夢也。既出郭,其心欣欣然,若籠禽監獸之得逸。莫我知(明抄本知作“如”)也。漸入山,山行益悶,遂下游于江畔。見江潭深凈,秋色可愛;輕漣不動,鏡涵遠虛。忽有思浴意,遂脫衣于岸,跳身便入。自幼狎水,成人以來,絕不復戲,遇此縱適,實契宿心。且曰:‘人浮不如魚快也,安得攝魚而健游乎?’旁有一魚曰:‘顧足下不愿耳?!谝嘁?,何況求攝?當為足下圖之。決然而去。未頃,有魚頭人長數尺,騎鯢來導,從數十魚,宣河伯詔曰:‘城居水游,浮沉異道,茍非其好,則昧通波。薛主簿意尚浮深,跡思閑曠,樂浩汗之域,放懷清江;厭巚崿之情,投簪幻世。暫從鱗化,非遽成身??蓹喑鋿|潭赤鯉。嗚呼!恃長波而傾舟,得罪于晦;昧纖鉤而貪餌,見傷于明。無或失身,以羞其黨,爾其勉之?!牰灶?,即已魚服矣。于是放身而游,意往斯到;波上潭底,莫不從容;三江五湖,騰躍將遍。然配留東潭,每暮必復。俄而饑甚,求食不得,循舟而行,忽見趙干垂鉤,其餌芳香,心亦知戒,不覺近口。曰:‘我,人也,暫時為魚,不能求食,乃吞其鉤乎?!嶂?。有頃,饑益甚,思曰:‘我是官人,戲而魚服??v吞其鉤,趙干豈殺我?固當送我歸縣耳?!焱讨?。趙干收綸以出。干手之將及也,偉連呼之,干不聽,而以繩貫我腮,乃系于葦間。既而張弼來曰:‘裴少府買魚,須大者?!备稍唬骸拔吹么篝~,有小者十余斤?!鲈唬骸蠲〈篝~,安用小者?’乃自于葦間尋得偉而提之。又謂弼曰:‘我是汝縣主簿,化形為魚游江,何得不拜我?’弼不聽,提之而行,罵亦不已,弼(“弼”原作“干”,據明抄本改。)終不顧。入縣門,見縣吏坐者弈棋,皆大聲呼之,略無應者,唯笑曰:‘可畏(明抄本“可畏”作“好大”。)魚,直三四斤余?!榷腚A,鄒雷方博,裴啕桃實,皆喜魚大。促命付廚。弼言干之藏巨魚,以小者應命。裴怒,鞭之。我叫諸公曰:‘我是公(“公”原作“心”,據明抄本改。)同官,而今見殺,竟不相舍,促殺之,仁乎哉?’大叫而泣,三君不顧,而付膾手,王士良者,方礪刃,喜而投我于幾上。我又叫曰:“王士良,汝是我之常使膾手也,因何殺我?何不執我白于官人?’士良若不聞者,按吾頸于砧上而斬之。彼頭適落,此亦醒悟,遂奉召爾?!敝T公莫不大驚,心生愛忍。然趙干之獲,張弼之提,縣司之弈吏,三君之臨階,王士良之將殺,皆見其口動,實無聞焉。于是三君并投膾,終身不食。偉自此平愈,后累遷華陽丞,乃卒。(出《續玄怪錄》)

關鍵詞:太平廣記,水族八

解釋翻譯
[挑錯/完善]

  鄧元佐  

  鄧元佐是潁川人,到吳地游學,喜好尋找山水,凡是有了特別美的風景,無不游歷觀賞。他因而去拜見長城主宰,長城主宰以老朋友的名義宴請他,痛快地喝了一頓酒,就分手了??煲竭_姑蘇時,他不小心走錯了路,路很險峻崎嶇,共有十幾里長,也沒碰上人家,只看見叢生的蒿草。那時天色已經晚了,鄧元佐伸長脖子朝前看,忽然看見了燈光,好象是有人家的樣子,就尋路走向燈光,到了以后,看見一個狹窄的房子,里面只有一個女子,年齡大約二十多歲。鄧元佐就向女子說:“我今天晚上到長城去訪問朋友后分手了,趁著喝醉酒往回走,不小心錯走了這條路?,F在夜已經漸漸地深了,再往前走,怕被惡獸傷害,請娘子容許我住一宿,我不敢忘記你的恩情?!迸诱f:“大人不在家,怎么辦呢?何況我家很窮,也沒有好席子給你使用,你要是不嫌棄,就請進來休息吧?!编囋麴I了,因而就住了下來。女子就很快地堆了一個臨時土床,上面鋪了一層軟草。坐下來以后,女子又安排吃的,鄧元佐餓了就吃了,味道非常美。那女子又留元佐住了一夜。鄧元佐到了天亮,忽然覺得自己的身子躺在田野里,旁邊有一個大田螺,大小象一升那么大。鄧元佐一想晚上所吃的東西,心里覺得很不安,于是開始嘔吐,看那吐出的東西,全是青色的泥。鄧元佐嘆氣詫異了很久,也沒去損害那只田螺。他從此專心學習道術,再也不出去游歷了。

  姚氏  

  東州靜海軍的姚氏率領他的手下捕捉海魚,用來充當每年向朝廷交的貢魚。這一天,時間已經晚了,可是捕的魚卻很少。正在為此發愁的時候,忽然網里捉到一個人,黑色,全身長毛,拱著手站著,問他也不答應。海師說:“這就是人們說的海人,看見他一定有災難,請殺了他,來避免災難?!币κ险f:“這是神物,殺了他不吉祥?!庇谑欠帕怂⑾蛩矶\說:“你能替我趕來魚群,以此免去我失職的罪過,我相信你就是神?!泵说雇酥谒嫔闲凶?,走了幾十步就沉沒了,第二天,就捕獲了很多魚,是往年的一倍。

  宋氏  

  江西軍中官吏宋氏曾經到星子江去買木料,看見水邊上很多人聚集在一起吵嚷,原來是一個漁夫捉到一只大黿。黿看見宋氏便多次回頭望他,宋氏就用一千錢買下它,放到了江里。又過了幾年,宋氏坐的船停在龍沙,忽然有一個仆人來到,說是元長史請宋氏去,宋氏恍恍惚惚的,不知道是什么長史。他隨仆人去了以后,很快就到了一個府第,有個官吏出來迎接,和他一起坐下說:“你還認識我嗎?”宋氏想了想,實在不曾相識。那官吏又說:“你還記得星子江中放生的黿嗎?”宋氏回答說:“記得?!惫倮粽f:“我就是黿,那時曾經有罪,玉帝把我貶成水中生物,被漁夫捉住。不是你的恩惠,我的尸骨也已經腐爛了。我現在已經當上了九江的總管,叫你來,是有件事情奉告你:你的兒子命中應當淹死,他的名字記在我這里的名冊上。幾天以后,鳴山神準備去朝拜廬山使者,行走時一定帶著疾風暴雨,你的兒子應當在這個時候淹死?,F在有一個人名姓與你兒子正好一樣,也應當淹死,只不過比你的兒子早死一些日子罷了,我想拿他來代替。你的兒子應當快些上岸躲藏好,不然就免不了淹死?!彼问险f了感謝的話就出去了,不知不覺地已回到船上。過了幾天,果然發生了風濤之災,死了很多人,宋氏之子竟然沒有淹死。

  史氏女  

  溧水縣五壇村史氏的女兒,因為蒔弄莊稼累了,在樹下休息。她看見一個動物,其鱗角爪距很可怕,那動物撲過來壓在她的身上。不久,這女子有了身孕,后生下一條鯉魚,養在盆里,幾天時間長大了不少,就把它送到金瀨河里去。不久,有個村民割草,不小心砍斷了它的尾巴,鯉魚就奮力地躍出金瀨河,而且有風和雨伴隨著它。直到它跳入太湖,那風雨才停止。女子的家里漸漸地富起來,后來她死了,每到寒食節,那條鯉魚就帶領著一群魚到女子的墓前來一次?,F在,它每到閏年時來一次。又聽人講有個漁夫李黑獺經常在江上安設捕網,一天,忽然網住了一個嬰兒,大約有三尺長。網被嬰兒吐出的涎水粘連著,十多天也解不開。有個道士看見了說:“可以用鐵水來澆?!闭盏朗康脑捵?,果然解開了??茨菋雰?,口、鼻子、眉毛、頭發都象上畫的一樣,可就是沒有眼睛,它口里還有酒氣。大家很害怕,把它又扔到江里去了。

  漁人  

  最近有個漁夫在馬當山下停船,月明風靜,他看見一只大黿出水來,一直爬上山頂,還抬起頭來向四面張望。不久,江水中涌出一只彩船,船里有十多個人聚會喝酒,有舞女歌伎助興,陳設布置華麗而盛大。他們互相勸酒喝了很長時間,上游有只大型戰船下來了,搖櫓的聲音驚動了彩船,彩船才沉沒了。先前出水的黿也爬下山來,還沒有等進水里,忽然地死在岸邊上。漁夫推想:可能是水神派這只黿到山頂守候了望,卻竟然沒有看見大戰船的到來,所以才殺了它。

  人化水族

  黃氏母  

  東漢靈帝的時候,江夏人黃氏的母親洗澡時變成一只黿,走到深淵中去了。那以后還常常浮出水來,剛洗澡時戴的一只銀釵,等她的化身在水面出現時,還戴在頭上。

  宋士宗母  

  魏國清河人宋士宗的母親,黃初年間的一個夏天在浴室里洗澡,讓家里的兒女們關上門。家里人從墻壁的孔洞中,暗中窺見浴盆的水里有一只黿。于是他們就打開門,大人小孩全進到浴室里,大黿卻一點也不搭理他們。老太太先前戴著的銀釵,仍在其頭上。一家人沒辦法只好守著大黿哭泣。有頃,那大黿爬出門外,跑得很快,誰也追趕不上,眼睜睜看著它跳進河水里,過了好幾天,它忽然又回來了,在住宅四周巡行,象平時一樣,它一句話沒說就走了。當時的人對宋士宗說應當為母親舉辦喪事,宋士宗認為母親雖然變了外形,可是還活在世上,就沒有舉行喪禮。這件事與江夏黃氏的母親很相似。

  宣騫母  

  吳國末帝孫皓寶鼎元年,丹陽人宣騫的母親,年齡八十歲,因洗澡變成黿。宣騫兄弟們關上門保護黿,在堂屋里挖了個大坑,灌滿水,那只黿就進到坑里游戲。過了好幾天,那黿忽然伸長脖子向外面看,見門欠開一道縫,就自己跳出坑,向遠處的水潭爬去,并再也沒出現。

  江州人  

  晉代末年,江州有個人一百多歲了,頭頂上長了角。后來因為他掉進住宅前面的江中,變成了鯉魚,角還長頭上。此后他還經?;貋頃鹤?,樣子與從前一樣,和子孫們把酒暢飲,幾天以后就走。晉代末年以來,他再也沒有出現過。

  獨角  

  獨角是巴郡地方的人,年齡大約幾百歲,世上的人已經忘記了他的名字。因為他頭頂上生了一只角,所以大家才叫他獨角。他有時忽然離家好幾年,有時幾十天不說話,可等到他說出話來,含義都相當精妙,所有的人都不能完全理解。當地人僅僅用道德來感化他,有時也進行訓導。他一天早晨和家里人告辭,接著走進門前的江中,變成一條鯉魚,獨角還在頭上。以后還經?;貋頃鹤?,樣子象生平一樣,和子孫們一起喝酒吃飯,幾天之后才離去。

  薛偉  

  薛偉,在唐代乾元元年,擔任蜀州青城縣的主簿,與縣丞鄒滂、縣尉雷濟、裴寮同時在縣里任職。這一年的秋天,薛偉病了七天,忽然氣息微弱仿佛要死了,連連呼叫他也不答應??墒撬念^還溫暖,家里人不忍心馬上下葬,圍著他等他醒來。過了二十天,薛偉忽然長嘆一口氣坐了起來,對家里的人說:“我不知道人間已經過了多少日子?”家里人回答說:“二十天了?!彼终f:“立即替我去看看各位官員,剛才吃過切碎的魚沒有?告訴他們我已經醒過來了,有件奇怪的事,請他們放下筷子來聽我說?!逼腿伺苋フ夷切┕賳T,見他們正想吃切碎的魚,就告訴他們薛偉蘇醒過來的事,他們全都停下吃喝來到薛偉身邊。薛偉說:“你們命令司戶仆張弼去找魚了嗎?”回答說是的。他又對張弼說:“漁夫趙干藏起大鯉魚,用小魚來應付差事,你在葦草叢中找到了藏起來的大魚,就帶著它回來了。你正要進入縣里的時候,司戶的官吏坐在門東,扯住曹吏坐在門西正在下棋,進門走上臺階,看見鄒、雷二人正在玩博戲,裴寮在吃桃子。你說趙干藏起大魚的事,裴五命人鞭打趙干。你把魚交給廚工王士良之后,高興地殺了魚。挨個人問,果然如此。大家說:“你怎么知道的?”薛偉說:“剛殺的鯉魚,就是我?!贝蠹页泽@地說:“這是怎么回事?請你詳細地說說?!毖フf:“我剛得病時,渾身發燒,折磨得我實在有點受不了。我忽然悶得忘了自己的病,怕熱求涼,拄著拐杖離開了家。當時我不知道這是個夢。走出城郭以后,心里很舒坦,就象籠子里的飛禽和檻欄里的野獸得到自由一樣,沒有人能懂得我的心情。我漸漸地走進山里,在山路上行走更加煩悶,就下山在江邊游玩,看見江潭又深又凈,秋天的景色很可愛,水面上一點波紋也沒有,江面象鏡子一樣把遠近景物和天空都倒映出來。我忽然有了洗澡的想法。就把衣服脫在岸邊,跳進水里去了。自己從小就喜歡游泳,長成大人以來,再也沒有玩過游水,遇到這個自由舒適的環境,實在是正合我意。于是,我便脫口說道:‘人游得不如魚快,怎么才能騎著魚盡情地游玩呢?’我的身邊有一條魚說:‘只怕你不愿意,其實讓你變成魚都很容易,何況想騎著魚呢?我應當為你去辦這件事?!f完,它急忙就離開了。不久,有個好幾尺長的魚頭人,騎著鯢游來,幾十條魚前呼后擁。魚頭人宣讀河伯的詔書說:‘住在城里的人到水里來游玩,一浮一覺道理是不同的。如果不是他自己的愛好,就一定不明白游水的道理。薛主簿崇尚到深水里游玩,心里也想過過清閑曠達的日子,向往漫無邊際的水的王國。想盡情地在清江里遨游,厭惡山野生活,想把身外之物扔在虛幻的人世,暫時變成長鱗魚類,不是完全變魚。那么,你可以暫且化作東潭里的紅鯉魚。唉,這條紅鯉魚依仗著千里碧波而撞翻舟船,在陰司里犯了過錯;又因貪吃,為纖鉤上的魚餌迷惑,在陽世間被人殺傷。你可不要因一時的失誤,給同類帶來羞恥,你要勉力去做?!乙贿吢犚贿吙粗约壕瓦@樣漸漸變成了魚。于是我放任身體到處游玩,心里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水波之上和深潭之底,沒有什么地方不能從容游玩的。三江五湖,任我飛騰跳躍,幾乎走遍了,可是河伯讓我住在東潭,每到晚上一定要回到東潭去。不久,一天我覺得很餓,找不到吃的,順著船游走,忽然看見趙干在垂鉤釣魚,魚餌很芳香,我心里也知道要戒備,身子卻不知不沉地靠近了魚餌。心想:我是人,暫時變成魚,因為找不到吃的就吞那個釣鉤嗎?我扔下魚餌走了。不一會,餓得更厲害,心里想:我是個當官的,因游戲而變成魚,縱使吞了釣鉤,趙干也不敢殺我,一定會送我回縣里去的!于是就吞下了魚餌。趙干收起釣魚線,我就露出水面,他的手即將握住我的時候,我連連呼喊他,他不聽我的話,卻用繩穿過我的腮,把我拴在葦草之中,不久張弼來說:‘裴少府要買魚,需要買大魚?!瘡埜烧f:‘還未釣到大魚,有十多斤小魚?!瘡堝稣f:‘我按照命令買大魚,怎么能買小魚呢?’他就自己在葦草叢中找到了我變成的那條紅鯉魚。我對張弼說:‘我是你們縣的主簿,變成魚在江里游玩,為什么不對我行禮?’張弼也不聽,提著我就走,還不停地罵趙干。張弼始終不曾回頭,進入縣城大門時,看見縣吏坐著下棋,我向他們大聲喊叫,沒有一個答應的,只是笑著說:“可怕的大魚,有三四斤多?!彼灰粫妥呱吓_階,鄒滂和雷濟正在下棋,裴寮在吃桃子,都很喜歡我這條大魚,急忙讓交給廚師。張弼說了趙干藏起大魚,用小魚應付的事,裴寮生氣了,用鞭子打趙干。我對各位說:‘我是你們的同僚,可是今天被殺,竟然不讓放了我,反而催促殺死我,這是仁愛之心嗎?我哭泣著大叫,三位也不看我,卻把我交給廚師王士良。王士良正在磨刀,看見我,高興地把我放在案板上。我又叫喊說:‘王士良!你是我常常使用的廚師,為什么要殺我?為什么不拿著我去向縣令說明白?’王士良象是沒有聽見,在案板上,按住我的頭頸用刀斬開,那邊魚頭才掉下來,這邊我也醒了,于是叫來大家?!备魑豢腿藳]有不大吃一驚的,心里生出慈愛不忍之心??墒勤w干釣他,張弼提他,下棋的縣吏們以及王士良準備殺他,全都只是看見他的口動,實在是沒聽到他說話。因此三位同僚一起放下切碎的魚肉,并且終身不再吃魚。薛偉從此病也好了,后來多次提升職務,一直到華陽縣的縣丞才死。

《卷四百七十一·水族八》相關閱讀
你可能喜歡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國學經典推薦

卷四百七十一·水族八原文解釋翻譯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周易起名關于本站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6-2023 www.cassat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欧美日韩中文字幕_日韩欧美一区二区三区_久久国产欧美日韩精品,国产在线欧美日韩精品,国产精品一区中文字幕,盗墓笔记,盗墓笔记有声小说,手机推荐排行榜 欧美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 亚洲国产精品嫩草影院动漫 久久久亚洲国产精品成人无码av 欧美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免费麻辣99久久 欧美精品视频在线看免费观看 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
<thead id="fh9f9"></thead>
<ins id="fh9f9"><del id="fh9f9"><ruby id="fh9f9"></ruby></del></ins>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var><thead id="fh9f9"><strike id="fh9f9"><address id="fh9f9"></address></strike></thead>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listing id="fh9f9"></listing></strike></var><var id="fh9f9"></var>
<cite id="fh9f9"></cite>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menuitem id="fh9f9"><ruby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ruby></menuitem><var id="fh9f9"><dl id="fh9f9"></dl></var>
<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strike></var>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strike id="fh9f9"><listing id="fh9f9"></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h9f9"><dl id="fh9f9"></dl></menuitem><menuitem id="fh9f9"></menuitem>
<var id="fh9f9"></var>
<var id="fh9f9"></var><menuitem id="fh9f9"><strike id="fh9f9"><progress id="fh9f9"></progress></strike></menuitem>
<ins id="fh9f9"><video id="fh9f9"></vide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