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jtv5h"></thead>
<ins id="jtv5h"><noframes id="jtv5h">
<listing id="jtv5h"></listing>
<menuitem id="jtv5h"></menuitem>
<var id="jtv5h"><strike id="jtv5h"></strike></var><listing id="jtv5h"><i id="jtv5h"><th id="jtv5h"></th></i></listing>
<menuitem id="jtv5h"><i id="jtv5h"><strike id="jtv5h"></strike></i></menuitem>
<var id="jtv5h"></var><progress id="jtv5h"></progress>
<ins id="jtv5h"></ins>
<cite id="jtv5h"></cite>
<th id="jtv5h"><listing id="jtv5h"><cite id="jtv5h"></cite></listing></th>
<progress id="jtv5h"><thead id="jtv5h"></thead></progress><noframes id="jtv5h">
<thead id="jtv5h"></thead>
<ins id="jtv5h"><noframes id="jtv5h">
<cite id="jtv5h"></cite>
<cite id="jtv5h"></cite>
<cite id="jtv5h"></cite>
<var id="jtv5h"></var>
<var id="jtv5h"></var>
<cite id="jtv5h"><span id="jtv5h"><var id="jtv5h"></var></span></cite>
<var id="jtv5h"><video id="jtv5h"><thead id="jtv5h"></thead></video></var><ins id="jtv5h"><noframes id="jtv5h">
<var id="jtv5h"></var>
<var id="jtv5h"><dl id="jtv5h"><th id="jtv5h"></th></dl></var>
<var id="jtv5h"><video id="jtv5h"></video></var>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猴哥帶你讀懂史記第四十八講:漢武帝經略西域的開端

作者:猴哥 國學知識 來源:網絡

  《猴哥帶你讀懂史記

  第四板塊、《史記》中的六波地理大開拓

  第四十八講、漢武帝經略西域的開端

  上一講我給你講了《史記》所記載的華夏第六波地理大開拓。這一講,我給你重點說說,由這次地理開拓引出的一個重要事件——經略西域。在我看來,對于中國人來說,經略西域也許是比第六波地理大開拓,影響更加深遠的戰略。

  那什么是“經略西域”呢?

  狹義的西域,指的就是今天的新疆地區,廣義的西域還包括了中亞的很多地區。而經略西域,就是對這些地區,進行戰略籌劃和治理。在歷史上,西域是亞歐大陸東西交流、溝通的十字路口,更是檢驗大一統王朝治理能力的試金石。漢代以后,到唐太宗時期,中原王朝將西域都護府的治理范圍再次開拓,實現了農耕、綠洲和游牧這三大文明區之間的深度融合。到清朝,中原王朝更是通過對西域和西藏的綜合治理,實現了四大文明區塊的深度融合。

  因此,在我看來,經略西域,可以說是一場貫穿華夏歷史的“千年之計”。而這個千年計劃的第一筆,正是司馬遷記下來的。在《史記》中,司馬遷筆下第一個深入經略西域的人,就是漢武帝。

  漢武帝在完成了多個方向上的地理開拓之后,不顧朝內反戰的聲音,執意發動對西域大宛國的遠征。雖然漢軍最終取得了遠征的勝利,但王朝的國計民生卻受到了嚴重的創傷。最后,漢武帝不得不暫停對西域的經略,轉而專注于恢復經濟。

  這就很奇怪了。從地理位置上來看,大宛國深入中亞,位于帕米爾高原的西面,距離中原萬里之遙,很難攻打;從結果上來看,這次行動似乎也沒有給漢武帝帶來多少明顯收益,反而掏空了漢朝的國力。

  為什么漢武帝一定要遠征大宛?遠征大宛與經略西域之間,又有著什么樣的關系?

  今天這一講,我借助《史記·大宛列傳》和《史記·匈奴列傳》,給你具體說說,漢武帝是怎么經略西域的。

  反制匈奴:窮兵黷武的真相

  按照傳統觀點來說,一般認為漢武帝在36歲之前的戰爭是合情合理的,因為他要反擊匈奴對中原王朝的入侵。然而,36歲這一年,漢武帝已經打贏了漠北之戰,重創匈奴。因此,36歲之后,漢武帝發動的這一系列軍事行動,在很多人看來,就屬于窮兵黷武。

  可是在我看來,這個分析是不夠嚴密的。

  戰爭是雙方面的事情。即便漢武帝沒有出兵的想法,不代表匈奴也沒有。而且根據《史記》的記載,當漢武帝控制住了河西走廊之后,匈奴一直沒有放棄搶回河西走廊的行動。而且,為了奪回河西走廊,匈奴還聯合了來自高原的羌人勢力。漢匈雙方圍繞著河西走廊地區,又接著爆發了一連串后續的軍事沖突。

  在這種沖突之中,漢軍陷入了被動。原因在于,如果漢軍只守河西走廊,這就是被動防御。如果漢軍想要主動出擊,就要深入草原。但草原腹地遼闊,漢朝前去追趕,往往興師動眾,卻沒有什么效果,很難徹底消滅匈奴。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想要徹底擊敗匈奴,就必須控局西域。通過控局西域,來增強中原和綠洲文明的連通,并且分割開匈奴和高原羌人勢力的聯系。

  但是當時中原王朝在西域的影響力遠遠比不上匈奴,西域各國,一方面會因為畏懼匈奴而不敢與漢朝交好,另一方面則認為,漢朝終究是個遠方國家,不可能對自己產生什么實質性的影響,不把漢朝放在眼里。

  結果就是,匈奴的使節所到之處,可以作威作福,而漢朝的使節卻常常遭到刁難。對此,司馬遷在《史記》中直接點出了問題的要害——“所以然者,遠漢”,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就是因為漢朝遙遠,西域各國對匈奴的畏懼,遠遠超過對漢朝的敬畏。

  西北外國使,更來更去。宛以西,皆自以遠,尚驕恣晏然,未可詘以禮羈縻而使也。自烏孫以西至安息,以近匈奴,匈奴困月氏也,匈奴使持單于一信,則國國傳送食,不敢留苦;及至漢使,非出幣帛不得食,不市畜不得騎用。所以然者,遠漢,而漢多財物,故必市乃得所欲,然以畏匈奴於漢使焉。(《史記·大宛列傳》)

  因此,漢武帝如果想要反制匈奴、突破漢軍在西部邊境的困局,那么控制西域幾乎就是漢武帝當時唯一的選擇。

  威懾西域:漢攻大宛之戰

  那該如何控制西域呢?

  根據《史記》記載,當時,漢軍因為連續作戰,戰馬的損失很大。漢武帝急于獲取優質戰馬。這時,他聽說西域的大宛國盛產千里馬,于是漢武帝派出了一支使節團,想要以遠超市場價格的費用,引進大宛的寶馬來做種馬。但當時,大宛國君臣看不起漢朝,傲慢地拒絕了漢朝使臣的要求,還殺死了漢王朝的使團成員。

  于是,這場外交沖突迅速轉變成軍事沖突。漢武帝一怒之下,決定發動針對大宛國的遠征,以此震懾西域。

  遣漢使去,令其東邊郁成遮攻殺漢使,取其財物。於是天子大怒。諸嘗使宛姚定漢等言宛兵弱,誠以漢兵不過三千人,彊弩射之,即盡虜破宛矣。(《史記·大宛列傳》)

  這次遠征聲勢浩大,但可惜的是大宛國離漢王朝實在太遠,即便是以河西走廊為大本營,漢軍的后勤運輸也依然跟不上。而且行軍途中經過的那些西域國家,迫于匈奴的威懾,也不敢給漢軍提供支援。漢朝的遠征軍一路上饑寒交迫,很多人死于饑餓和疾病,遠征失敗了。

  這一次的失敗,給漢王朝的統治集團敲響了警鐘——漢王朝的勢力范圍僅僅到達河西走廊是不夠的,還需要繼續向西深入,在西域建立一個牢固的根據地。

  正是在這個背景下,漢武帝啟動了第二次大宛遠征。

  漢武帝為這一次的遠征做了極為充分的準備,一線的戰斗部隊是三萬人,后方沿途的保障部隊超過了二十萬人,動員了十萬頭牛,三萬多匹馬,以及數以萬計的驢、騾子和駱駝。而且,隨行的不僅有兩個馬類專家,負責甄別千里馬,甚至還有水利專家,負責破壞大宛王城的供水體系。

  赦囚徒材官,益發惡少年及邊騎,歲馀而出敦煌者六萬人,負私從者不與。牛十萬,馬三萬馀匹,驢騾橐它以萬數。多赍糧,兵弩甚設,天下騷動,傳相奉伐宛,凡五十馀校尉。宛王城中無井,皆汲城外流水,於是乃遣水工徙其城下水空以空其城。益發戍甲卒十八萬,酒泉、張掖北,置居延、休屠以衛酒泉,而發天下七科適,及載糒給貳師。轉車人徒相連屬至敦煌。而拜習馬者二人為執驅校尉,備破宛擇取其善馬云。(《史記·大宛列傳》)

  這一次,漢軍不依賴任何盟友,一路西進,翻越帕米爾高原,成功打敗了大宛,帶回了數千匹優良戰馬,名震西域。

  可惜,漢朝低估了戰馬雜交改良的難度,從大宛帶回的千里馬并沒能改變漢軍戰馬的品質。但是,這次遠征卻實實在在地改變了西域各國對漢王朝的態度,證明了漢是比匈奴更強大的力量,漢王朝的影響力終于深入西域。

  與此同時,漢王朝還發現了一個在西域駐兵的絕佳位置——博斯騰湖。博斯騰湖是新疆核心地帶的一個巨大的淡水湖,湖區的周邊水資源豐沛,而且有適合發展農耕種植的土壤。對漢朝來說,這里可以說是一個絕佳的中轉站。

  一方面,漢軍可以通過在博斯騰湖湖區屯田,就地解決糧食問題,節省遠距離運輸物資的高昂代價。另一方面,漢軍也可以依靠這個中轉站,實現低成本的駐軍和移民,從而實現對西域的持久穩定控局。

  于是,公元前89年,漢朝大臣桑弘羊等人上書漢武帝,建議在博斯騰湖附近,一個叫輪臺的地方,戍兵屯田,以備匈奴。這就是華夏世界有史以來,第一次對西域的經略。

  而敦煌置酒泉都尉;西至鹽水,往往有亭。而侖頭(即輪臺)有田卒數百人,因置使者護田積粟,以給使外國者。(《史記·大宛列傳》)

  而我們之所以能夠了解漢武帝經略西域的這一次嘗試,正是因為司馬遷在《史記·大宛列傳》中,記下了最開始的這一筆。

  經略西域:王朝的試金石

  但可惜的是,漢武帝的這個輪臺囤兵計劃卻沒能立即實現。因為當時,漢王朝內部,已經因為連年征戰出現了巨大的虧空,民生問題已經非常嚴重,無力去管萬里之外的西域了。而且,經過大宛一戰,漢朝的聲望已經建立,形成了有利的外部環境。

  于是,漢武帝叫停了輪臺計劃,放棄了對西域的進一步控制,這就是著名的“撤輪臺之戍”。

  但是,漢武帝撤掉在輪臺的駐兵,并不意味著中原王朝放棄了西域。

  事實上,漢武帝的子孫們始終在做著經略西域的事情。到漢武帝的曾孫子,漢宣帝時期,漢王朝終于以輪臺為戰略支點,建立了西域都護府。

  漢代以后,隨著西域在經濟、軍事、戰略、資源等多個方面的重要價值被逐漸挖掘出來,歷代王朝無一不把西域作為重點經營區域。實力強盛的唐朝和元朝就不多說了,宋朝也有過熙和開邊的壯舉,明朝則在西域地區設立了關西七衛。到了清朝,更是有康熙皇帝平定準噶爾和左宗棠收復新疆的事跡。

  回看中國歷史,你會發現,西域不僅是東西交流、溝通的十字路口,更是檢驗大一統王朝治理能力的試金石。治理好西域,代表的是跨文明融合的能力。做得好,就是一個能夠整合綠洲、草原、雪域高原、農耕四大文明區的巨型帝國,而做不到這一點,就只能退回到單一農耕文明區的統治范圍。因此,西域的得與失,治與亂,也可以看成是中國歷史的一條重要線索。而這個線索的開端,就是漢武帝。

  總結

  好,最后我來給你總結一下今天的內容。

  這一講,我立足匈奴和漢王朝之間的紛爭,給你講解了漢武帝后期的西域經略。通過這次經略,漢武帝極大提升了漢王朝在西域的影響力,并為日后西域都護府制度的建立奠定了重要的基礎。漢武帝之后,中國的歷代統治者,不斷加強對西域的建設。西域的得與失,從此成為中國歷史的一條重要線索。

  最后,請你談一談,第一次遠征大宛失敗后,很多人建議終止軍事行動,但漢武帝堅持打敗大宛,對漢武帝的決定,你怎么看?

關鍵詞:猴哥帶你讀懂史記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國學經典推薦

猴哥帶你讀懂史記第四十八講:漢武帝經略西域的開端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周易起名關于本站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6-2023 www.cassat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欧美日韩中文字幕_日韩欧美一区二区三区_久久国产欧美日韩精品国产在线欧美日韩精品 平原县 高阳县 张掖市 安阳县 肇东市 齐河县 贵南县 彭阳县 陵川县 宝鸡市